夏日情未滿

來源:本站原創?作者:陳亞楠??時間:2020-06-11?【字體:??

“呀!好香的植物味兒,”深吸一口氣,甜澀的香氣灌滿了鼻腔。

走到家門前就聞到了絲絲的自然香,進了屋這味道就更加清晰,前調微苦,中調花果香,尾調帶著泥土腥,細聞下去還有點提神靜心的作用。

我尋著這抹香悄聲鉆進了廚房,只見灶臺上架著不銹鋼大燉鍋,咕嘟咕嘟發著聲響。走近一看,鍋內塞滿了粽葉,熱氣翻騰、煙霧云繞,粽葉在開水浸泡下變成了油亮的橄欖綠,煮葉的水綠的透亮,宛若冰翡翠,一切好似置身在雨林世界。

“你不是想吃粽子嘛,今晚就能吃上了!”母親的聲音一瞬間將我拉回現實。

小時候,總以為端午節和夏天離得很近,在一場場的春雨如約而至后,天氣日漸炎熱,那種兒時的味道也開始在舌尖肆意波動。

那幾日,我便跟母親鬧著要粽子吃。母親一句“還早呢”卻說得我不知所云,翻看萬年歷才明白,今時正好趕上了“閏四月”,距離粽子到嘴邊還需要二十多天。

最讓我想不到的是母親因為我的一句撒嬌話,便將這端午美食提早寫上日程。三歲的女兒的站在我倆中間,鉚足勁往高處跳,起哄的喊起來:“我也要吃粽子,我要吃巧克力餡兒的!”

乳白的糯米浸泡在盆中,一顆顆被水撐得晶亮肚圓。因為是母親的臨時起意,蜜棗、豆沙之類的餡料都沒買到,包粽子的粗線繩也只能以普通細線代替。

一次毫無準備、缺少儀式感的食物創作,在傍晚歸家那一刻,沁脾的草葉香已和糯米的甜交織在一起,握在手中,圓滾滾的冒著熱氣,那是不曾言說的溺愛。

因為工作的原因,一家三口總是聚少離多,所以許久未體會節日團圓。

也許是年少無知的懵懂,那些節日在心中并沒有激起太大的漣漪。也許是歲月鐫刻的默契,我們早習慣以嬉笑樂天的態度去遮蔽離家的感傷。

那一年,依然夏至未至。探親結束,在離家上火車前的晚飯,母親簡單的做了綠豆百合粥與涼拌黃瓜,一頓飯言語不多,吃的格外安靜。她洗了滿滿一袋櫻桃,切了半個西瓜讓我在路上吃。接過裝滿水果的提包,墜的直不起胳膊,好重但很幸福。

讀書時,每次出遠門都會因為“額外”的行李和母親賭氣,回想一下真是年輕氣盛,總是用盡氣力去掙脫關愛的“枷鎖”。

畢業后,當我沿著父親的腳步選擇了筑路事業,遠離家鄉,走南闖北,才能深刻領會一位母親的堅強與脆弱。

不知情的人羨慕鐵建家屬,丈夫掙錢養家,女人便不用出去打拼,而她們未曾親目一個女人舉目無助的背影是多么的單薄,幼童羸弱,老人病痛,任雨打風吹,年年如此。

一場浩瀚工程的建設,便是由無數的短暫分離匯聚而成。

這幾年,我與父親同在工地上班,閑下來的母親便會日日與我們視頻聊天,談談菜價與親人朋友。南方陰冷,秋末冬初之際,母親便會找出5斤的棉花被,日曬、撲灰,洗好兩床被套,打包規整、干凈的寄給父親。

如今,自己結婚生女,母親又擔起了看護幼兒的職責,多年前獨自帶我的畫面又一刻重現。

一個怕老去,一個盼成長,而一個眼神就勝過了千萬句“想你”。如今離家,隔著安檢櫥窗,只想彎下身子多看看母親幾眼,一步三回頭,母親卻笑著擺手催我進站。

一年三百六十天,一蔬一飯皆是主婦的辛勞,窗明幾亮,孩童長大。那年夏天掏西瓜的勺子仍舊握在手邊,父親的棉被已經保暖了四個春秋,被套也被洗的發白陳舊。

有些話,未曾說,也無需說。細水長流的愛,可以放慢腳步,傾聽夜雨蟬鳴,晨起朝霞凝露。愛,不必太滿,保留一些剛剛好。


相關新聞

658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