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溫線上的“黑小伙”
——記十一局五公司杭溫線測量隊員

來源:本站原創?作者:陳莉??時間:2020-06-11?【字體:??

“一號機位,棱鏡桿已架,成水平位,可以進行測量”,“收到”,“靠近2公分右手1公分打點”,“收到”“穩住打點”……,在十一局五公司杭溫鐵路施工現場,對講機不間斷傳遞著測量人員的指令,另一名測量人員迅速記錄著數據,一個個聚精會神、一絲不茍。

清晨6點多,天剛蒙蒙亮,杭溫1標二分部測量班的小伙子們就已經開始了一整天的工作。他們用棱鏡和全站儀與崇山對話,向大川問道,為密林把脈。用自己的腳印和汗水詮釋鐵建人的信念。

2020年5月,杭溫高鐵上場。這條國內首條開展PPP和混改試點雙示范的高鐵,技術難度高,是繼滬昆高鐵后,金華境內第二條設計時速350公里的高速鐵路,正線全長18.479公里,橋隧占總長的96%以上。項目總投資12.2億元,總工期46.5個月。橫跨義烏及東陽兩市,涉及“5個鎮街、27個行政村”,標段戰線長,施工地點分散,管理跨度大,地質條件復雜,融合滑坡坍塌、斷層破碎、節理密集、淺埋偏壓、裂隙富水等不良地質,不僅施工難度大,對測量工作的要求也是相當高。

自5月1日正式進場以來,作為十一局五公司杭溫線開路先鋒的6個測量隊員,最先闖入這片土地的就是他們,每天總是在晨曦的微光中開始工作,在落日的余暉中結束,一出去就是一整天。

隊長解峰博啞著嗓子對全體隊員們說:“接到最新的安排,佛堂段義烏特大橋、南江特大橋臨時便道的勘察規劃,我們必須在5月底以前全部完成!”

眼看目標一天天靠近,測量隊隊長解峰博肩上的壓力非常大。剛完成了管段內所有紅線用地的放樣,3號拌合站馬上開始施工了我們還要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場地勘察和村界勘測,任務繁重,標準要求高。但他沒有退縮,他帶領全體測量隊的小伙子們連續18個小時蹲守在工地上。餓了,就扒拉兩口盒飯和干糧;累了,就靠在面包車里休息一會。測量工作環境十分艱苦,他們有時在茂密的灌木叢中穿行,有時在黃土石堆上攀爬,有時在田間地頭奔跑,經常被尖銳的藤蔓雜草和交錯的荊棘割傷皮膚,被火辣的太陽暴曬。所有儀器設備都得靠手提肩扛,他們每天扛著20多斤重的儀器,還要倍加愛護,除了忙著測量放樣,還要提防空中和樹叢中飛舞爬行的毒蟲鼠蟻和摔傷滑倒。

找點、埋點、設站、架棱鏡、測量、記錄,從這座山跨到那條河,有時候為了找準一個點的位置需走上一兩個小時的路,短短幾周,原本白皙的小伙子們便換上了一身“黑皮膚”。黝黑的手臂和肩膀上的皮褪了一層又一層。手臂肘關節的上下兩個部分,兩個色號,可謂“涇渭分明”。

五月的義烏,氣溫異常的高,幾個經受著高溫“烤”驗的小伙,個個揮汗如雨,渾身透濕。一小時、兩小時、三個小時……他們立在火烤的驕陽下,卻顧不上擦去滿臉的汗水,汗水從臉上滴落在地上,他們頭戴安全帽,全神貫注的看著全站儀,用對講機大聲呼喊著尋找對面棱鏡頭的精準位置,他們工作時的雙眸堅毅而認真。

陳飛鵬,90后小伙,圓圓臉,戴副眼鏡,憨厚可愛,參加工作一年多,工作熱情非常高。一次,他在放線時從坡上滾下來,腳部軟組織挫傷,沒有喊苦喊累,打完吊瓶后,針頭才剛拔掉,顧不得休息就做起了內業資料;付柏松,黑黑的精瘦小伙,笑起來特別憨厚老實,別看他瘦,干起工作來卻有股生龍活虎的勁頭,在前期項目部司機緊缺的情況下,一人身兼數職,還當起了測量隊的專職司機;陳振鈴、尚高祥,一個是黨員,一個是才從西藏線上下來的測量骨干,他們每個人手上、腳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痕和各種大小不一的水泡,盡管如此,卻從沒有發出過半聲怨天尤人的哀嘆。他們默默無聞地工作著,奉獻著,克服了測量人員少、施工線路長等困難,及時給項目部提供了第一手測量數據。

在十一局五公司的杭溫線上,他們每天合理安排測量工作,白天跑現場、晚上整理資料。一份耕耘,一份收獲,通過一次一次的勘測,一遍遍的復測,終于完成了控制網復測及管段內的紅線用地、所有橋臺的承臺位置放樣和6個隧道12個洞口的放樣。他們始終以最飽滿的工作熱情,最佳的工作狀態完成領導安排的測量任務,給技術人員提供了最準確的數據,為工程開工奠定最堅實的基礎。

他們只是一群最普通的測量人員,但他們卻有敢于拼博和奉獻的決心,他們用腳步丈量著山脈的里程,山風為他們鼓勁,蔭翳的樹葉為他們鼓掌。他們知道,自己多一點的堅持,就可能使一個團隊走得更快更好,也許并沒有太多人能銘記這些在山野間奔跑跋涉的身影,但不久建成的高鐵軌道上一定會留下他們來過的痕跡。他們的皮膚黝黑,是因為他們把熠熠生輝的光芒,當作新的希望贈與了下一個接班人。


658配资